南潮默语

【弹丸论破/幸运组】那什么的希望更生/序章/PART.1

如果苗木诚一开始就进入了【新世界程序】……

——题记


0.多米诺效应

“尼酱…看得到吗?我…我不打算回去了……”

“我,两边都想保护。”

“如果我离开这座城市的话,未来机关会来的吧…那样绝望残党也会来到这里……”

“所以…我会留在这个城市…并非被人强迫……”

“而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哦。”

“下次相遇的时候,我或许会成长到让哥哥大吃一惊哦,就像我见到哥哥时那样。”

“再见啦,欧尼酱~”

透过双层屏幕传来的影像并不清晰,但少女坚定的声音却分毫不差地砸在心上。

“你啊……我已经大吃一惊了哦……”

苗木缓缓的、将数日来憋在胸口的郁气吐尽,心中默默下了某个决定。

“十神,我决定了。”

“下次如果再有这样的情况…不管其中埋藏着多大的陷阱…我一定会亲自冲进去。”

“也为了…自己亲手结束这一切。”


不久的将来,某个少年…真的履行了约定,成为真正的【超高校级的希望】。

同时,某个在希望与绝望的漩涡中挣扎的少年,也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、“绝对的希望”。

绝望与希望交织的未来,将揭开帷幕。


1.苗木诚:遇见

感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

当我睁开眼时,面前只有一扇木门,其余全是一片白茫茫。……一副荒诞的景象。

怎么回事?

我似乎刚刚经历了一件十分痛苦和压抑的事,好像有谁对他人做出了过分的事,好像有谁在黑暗中拼死挣扎,好像我对谁作出了某个约定,并且即将迎来希望的曙光……

是的,那种感觉我十分确定。

可转眼间,我就来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,一个透露出满满的诡异和虚幻的地方,而且…似乎“我”正要作出某种选择?

一扇门,退无可退。我犹豫地推开了它。

一片闪瞎眼的白芒刺向我,一瞬间我听到了“滋滋”作响的电子音,紧接着五花缭乱的画面掠过我的视线。他们太快了,我无法辨认那是什么,但丰富到恶心的感觉击中了我,我控制不住地弯下腰干呕,眼前一阵阵发黑。


恶心的感觉似乎持续了很久,等我清醒过来,第一眼看到的是棕褐色的木制地板,似乎与“那扇门”的材质十分相像。

等等,“那扇门”?为什么我打开门会看到地板?

思维好似停止般呆滞了片刻,我面带恍惚抬起头,一间普通的教室,还有一位拥有棉花糖一样的头发、灰绿色的眼中包含兴趣的、正默不作声盯着我的男孩。

“呃……你好?”不得不说,我看到他的一瞬间,有种微妙的熟悉感,可能是因为那双与我颜色相似的眼瞳吧。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对他打了声招呼。

“……!”我看到他露出惊异的神色,但很快我就明白了原因。

“你好。”当我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,差点惊掉了下巴。这人,难不成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吗!?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音色,只是他说话的声音更加低柔一些,而我的更加明亮一些罢了。见我同样露出吃惊的神色,他低低地笑了起来,好像看到了什么滑稽的画面一样,然后张开手,说到: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狛枝凪斗,是希望之峰的新生,才能是【超高校级的幸运】。请问你是?”

“呃…我……”幸运?不会吧,如果我脑中属于希望之峰学园录取书的记忆没有出错,我的才能毫无疑问也是幸运。

就在我犹豫是否要回答时,一段画面毫无预兆地掠过我的脑海:一个温和而理智的声音响起,光是听到就让我觉得一阵安心。

“……这样的你,已经足以被称为【超高校级的希望】了。”

【超高校级的希望】…这难道是我的才能吗……不过真奇怪啊、希望之峰居然还存在这样抽象的才能的吗?而且这个声音是谁呢…

虽然还有些犹豫,但是想到那个声音给我带来的安定感以及其中蕴含的信任与笃定,我莫名涌起自信和勇气,用自己也未意识到的略微沉重的语气回答:“我叫苗木诚,同样是希望之峰学园的新生,才能或许是……【超高校级的希望】。”

不知怎的,在听到希望的那一刻,狛枝君——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,他突然开始极其违背形象地喋喋不休,脸上的表情是让人汗毛倒竖的狂热:“你就是希望吗?真的是希望吗?希望之峰学园刻意隐藏了你吗?可以告诉我你的希望是……”

咦?!我感到手足无措,紧张地后退了几步——因为逼问,狛枝紧促地靠向我。我咽了口唾沫,脑子里开始拼命想脱身的对策,同时暗暗后悔自己不加思考的回答。

说起来,为什么刚刚我会突然想起那样的片段,明明之前毫无印象,而且丝毫没有前因后果?

就在我开始胡思乱想之际,一声抱怨打破了越发紧迫且糟糕的氛围。

“…喂!你们在吵什么!”来人穿着一身做工精致的休闲西装,但十分违和地长了一张娃娃脸,两颊还挂着谜之可爱的红晕,可以说和他怒气冲冲的语气十分不搭调。鲜明的反差让苗木条件反射地抽了抽嘴角。

“不——不是这样——”我试图解释我和狛枝同学并没有在争吵。不过谢天谢地,狛枝君好像终于意识到什么,恢复成了我一开始见到的、那种温和有礼的微笑,并且开始热情地自我介绍。只不过,他转过身前瞥来到一眼充满一种幽暗的流光,让我有些莫名的畏惧。


原本空荡的教室开始逐渐被填满,在九头龙同学之后——就是那位西装娃娃脸,陆陆续续进来了许多女生,分别自我介绍后,我大致了解到了她们的名字与才能。

在她们之后,更多的人从门口走了进来。但是,有一点十分奇怪,在【超高校级的贵公子】十神白夜进门后,我产生了一种奇怪的违和感。但是脑中的印象看似错综复杂,实则一片空白。思考无果后,我只能暗暗的把疑问压在心底。

经过十神白夜居高临下的询问,大家惊讶地发现了彼此的共同点——基本每一个进来的人都没有走入大门这一过程的记忆,同样是一阵白光,然后就出现在了教室里。


“这是发生了什么!!”

“我们难道是被绑架了?!”

“呜…我们不会有什么危险吧……”

……


就在彼此介绍与略显恐慌的讨论中,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我不知道为何自己突然在意起时间,这像是一个糟糕的本能,但又具备无法忽视的存在感。同时,我缩在角落里,细细地清点了一下人数,不多不少,正好15个人。15、15……我一遍遍地默念这个数字,感到难言的焦躁和不断放大的心慌。

似乎不应该是这个数字……

心烦意乱间,一个高挑的身影似乎靠在了我旁边的墙上,若有若无的视线扫向我,我不安地扯扯嘴角,小心翼翼地发问:“那个……狛枝…同学?”

“苗木君——是在等什么人吗?”


PS:

苗木奇怪的反应对应了一代剧情

苗木在二代中扮演的角色相当于一代的雾切

试问:苗木到底做了or被做了什么呢?


2.日向创:兔美老师和心跳修学旅行

我似乎是最后一个进班的人。

至于我为何能够如此断定……就在我跨入“教室门”不久,我们的“老师”就出现了,她(?)自称兔美,背着普通的双肩包,除了那双粉嫩的兔耳,几乎与一个可爱的高中女生无异。

“嗯……大家好…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兔美老师,也是本次修学旅行的带队老师。”她懒洋洋地打个哈欠,似乎下一秒就要睡过去似的。

“唉?刚入学就要进行修学旅行,这也太不正常了吧!?”有个紫红色头发的男生挠着头反问,语气困惑又暴躁。但是兔美老师径自无视了他的话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拖着又长又软的调子,“…下面,我就带各位同学去往本次修学旅行的目的地——”

她手中的、疑似魔法杖的棍状物在空中抖了一下,教室里就响起谜之音效,同时四面墙壁像脆弱的纸板似的向外展开。

“唉、唉唉——”

我们、是误入了魔法世界吧——

每个人都瞠目结舌地向教室外看去,蓝天、碧海、金沙,高壮的椰子树上结着颜色怪异的果实,俨然一副热带海岸的样子。

??难道教室的墙壁只是障眼法?其实我们已经被偷偷从希望之峰学园运出来了?

不管怎么说,这也太难以置信了吧!

放任我们大呼小叫了一会儿,兔美老师用棒读的语气放出疑似宣传广告的发言。

“嗯哼、同学们,欢迎来到美丽的海边度假圣地——贾巴沃克岛!在这里,让我们尽情地享受,让希望的种子生根发芽吧!”

“…你说贾巴沃克岛?”十神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,“那这座岛上应该有许多游客吧——”

“唉?不是喔。这是专为你们建造的绝对安全的无人岛喔。”

“…无人岛?难不成要我们自相残杀么?”……这个棉花头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。

“…!狛枝君你在说什么啊!!自、自相残杀什么的怎么可能嘛?!”有个棕色头发的男生吓得抖了起来,他的反应似乎反应过于剧烈了。不过看这个头——他真的是高中生吗?

“苗木君反应很大呢……”

“等等,”十神打断了他们的话,“那么你把我们带来这座岛上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“嗯……大概是在你们在这座风景宜人的海岛上休闲放松的同时,友好相处,加强彼此的羁绊…吧。”是我看错了吗?她好像偷偷摸摸往那个棕发的矮个男生那多看了几眼。

“…这就是本次心跳休学旅行的主要规则。”

话音落下,她就像不想再多解释什么一样,挥了挥手中的魔法棒。

就像落幕一样……我失去了意识。


PART. 1 END


……薛定谔的PART. 2


明知是悲剧,还有必要再看吗?


在林荫小道中漫步

台风要来了。

但是风雨前的天空如此澄澈,空气如此清新,温度如此凉爽。我站在19层的高楼,感到心也随着风旅行。

我到达了那片林荫小道。翠绿包裹它的四周,让人不禁神思翩然,去构想它弯曲的弧度、两旁的风景,去聆听橡胶鞋底碰撞水泥路面的轻响、树叶在风的指挥下演奏出的一曲乡间小唱,去触摸那看不见的风的身影、追随着到达道路的尽头。

END.


(山坂短打)只有谈恋爱才可以出去的房间

只有谈恋爱才可以出去的房间

文/南潮默语


#语死早注意


“呐、你会寂寞吗?”

“不会哟,因为我有你。”

如此、就可以被判定为“恋爱”。


…石板上是这么写的。

小野田默默用眼神传达着这个信息,心思却莫名飘到了其他地方。

说到恋爱,真波君这么池面,肯定早就有女朋友了吧。

“……哈哈,它不会是想让我们谈恋爱吧?”它、指的是这所房间。

说不定真的是。

真波意味深长地看了小野田坂道一眼,选择在坂道炸毛之前收回视线。


气氛僵住了。

沉默了太久,小野田开始思维发散。

说、说到底,其实自己一点都不吃亏吧。真波君人这么帅,性格又这么温柔,遇到意料之外的情况也很冷静,完全不像自己、总是很容易慌乱,而且……

真波同样在暗中思索。

如果换作以前,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和对方开起玩笑、关于恋爱什么的,但是现在、不一样了。他本以为和坂道会是纯粹的、自行车和爬坡上的好友,但是从他第一次输给小野田坂道开始,他就不再是个单纯的好友了,他第一次从别人身上品尝到失败、怨恨、嫉妒的滋味,所以,“好友”已经无法再限定他们之间的关系了。

小野田坂道这个男人、已经开始侵入他的世界了。

如果他还想再次看到山顶的那片风景,就必须…对他做些什么。

但是说到底,坂道君还是个单纯天真的人,他有极为坦率而真诚的笑容,看到那个笑容,就提不起半分将内心的黑暗告知他的念头。而且……


他是那么热爱自行车和爬坡。


如果是恋人的话,就可以更加了解真波君的心情了吗?就可以明白让他现在觉得格格不入的原因了吗?

如果是恋人的话,就可以收纳这份黑暗的情绪、就可以把这份不甘与嫉妒甩在他脸上了吗?


如果是恋人的话。


 “我……”异口同声。

我什么呢?是我们试一试吗?还是我们谈个恋爱吧?又或者……是我喜欢你呢?

“……既然它说只要说出这两句话就可以被判定恋爱,那我们就试一试吧。”真波挂上无懈可击的笑容。

“…哈?”来自懵逼的坂道。

“那我说了喔。呐、”他压低声线,“你会寂寞吗?”留下清朗又磁性的尾音,一丝笑意透出,莫名的性感。

“…唔!”小野田脸上发烧,磕磕跘跘的答:“不、不会哟、因为我…我有你。”最后声音小到听不见。


 “啪嗒。”门开了。


 ……狗屁房间你是来搞笑的吧。


 END.


最近补弹丸系列终于补到未来篇了。

但是我就看了一下B站未来篇的评论,貌似公认剧情和人物塑造上都很欠缺。虽然记忆久远,不过我当年追新番看完后好像也是不想再看第二遍。

但是话说回来,好歹是官方出品的原作世界观补全,再shi也得吃下去啊…!(我也很绝望啊.jpg)

至于人物塑造和剧情解释,大概只能由同人补全了吧。(再见.jpg)


对狛苗的一些看法

很久之前就看了弹丸1,但当时并未入坑,可能是受年龄的局限吧,当时还没有发现弹丸的魅力。

不久前突发奇想开始补番,断断续续的补到了弹丸2,才发现自己已经深深地被弹丸的世界观以及个性鲜明的人物所吸引,当然最让我觉得受益匪浅的是弹丸用一个个case来阐述的【希望&绝望】。因为这十分复杂且难以用言语准确描述,在这不作深谈。

至于为什么会萌上这对堪称拉郎的CP,我想可能是因为两人同为【超高校级的幸运】却截然相反的希望观吧。感觉这两个人只要共处一室,会发生什么就让人十分期待。这种【相似】【相反】蹂躏在一起的感觉光是想想就让人dokidoki呢~~


致武士弗拉明戈

诚如B站某条评论所言,这部番看似沙雕,但只要电波对上,就会发现这是一部内涵丰富的好番。这部番一直在探讨正义的内涵,只要你愿意看下去,一定能理解编剧所传达的一份独特却正直的三观,这也是主人公在经历系列事件后,对英雄、对爱的理解。

随着无数次的神转折,正义在一步步地深入,帮助他人,遵守规则,甚至为陌生人一切不顾,拥有过于正直死脑筋的羽佐间正义免无疑问是个变态,在正常人眼中的话。但正常又是什么呢?符合一般与大众就是正常,身处社会的我们如此习以为常。可是,我们都明白且心照不宣,这并不意味着正确。动漫中形形色色的人物,放到我们现实中都是变态,却也是我们深埋心中的任一个人。我们自得、受挫、被揭开份疤、崩溃大哭,这毫无疑问是正常,而动漫,只不过是用荒诞的剧情展开,告诉我们这个道理。

这部番的要素是非常多的,只不过是大部分用了喜剧式的展开,以致于显得十分沙雕罢了。如果这部番能让你笑口常开,那当然很好,但在搞笑中体会它丰富而深刻的内涵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另,这部番的最大组成部分当然是致敬各种特摄剧,如果真的对特摄毫无兴趣的,真的不推荐,真的。但如果你感到好奇,甚至只是了解一点点,那么请坚持下去,你绝对不会后悔的。


记录:《一个钢镚儿》by. 巫哲

感觉自己完成了一件不得了的事,因此在这打卡。

巫哲的这篇文章一如往常的风格,平淡的人生,不平凡的人,用心地讲一个故事。生活中总透着残忍,但即便如此也要乐观而顽强地面对。她笔下的人物个个都能搞事,幽默与诙谐是他们的主色调。他们或许过得不容易,却没一个人放弃生活。

这是我从中学到的,或许你可以不选择乐观,但是一旦选择了,幸运就绝不会抛弃你。